诗·茶·书 ——怀念李湛渠先生
作者:胡健
字体:【  
浏览次数:

李湛渠先生生前是淮阴师院的古代文学的教授,他离开我们5年了,却不知为何我又想起了他,想起了他的——

 

李湛渠先生是我的长辈,我们相识很晚。记得是1997年,我在原淮阴师专任教,湛渠先生在原淮阴教院任教,并主持教院的学报工作。我与他素不相识,他却写信来约我为他的学报写稿,他在信中说,他们学报想介绍一些本地的青年学者,想介绍一下我,要我写一篇关于自己美学研究情况的文章,再交一篇美学论文。记得当年我正暂时地投入在写作学的研究之中——因为当时我在教写作,于是就随意写了篇我搞写作学研究的心得体会,题目是《路走人,人走路》,意思是,最初我们是在传统的路上走,现在意识到要走新的路,也就是说,开始是“路走人”,后来则是“人走路”,要在学科上有所突破与创新。虽然文章并不符合他的要求,但他却很宽容,把这篇心得体会与我写的一篇美学论文一起发了出来了,对于他对我的关心与支持,现在想来,我还是非常感激的!

1997年,原淮阴师专与原淮阴教院要合并之前,湛渠先生在为他们教院的学报编辑终刊期,他又约我写稿,记得我给他写的是一篇关于中国美学史的论文。教院的这一期学报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不是为了别的,而是为了刊在这期学报封三上的湛渠先生的一首七律《编余偶得》:

十年辛苦不寻常,

雪案萤窗鬓染霜。

笔底风云知变幻,

版间铅火辨温凉。

不辞金线常作嫁,

唯愿杏花多出墙。

李姹桃红春烂漫,

而今我亦著芙裳。

 

湛渠先生在这首七律中,抒写他编学报的追求、甘苦与欣慰。湛渠先生的七律之所以会让我留下那么深刻的印象,是因为无论从内容上,还是从艺术上,这首七律写得都很好!体现出了他的高尚人品与深厚学养,有雅正之气、书卷之气,以至让我过目难忘。“不辞金线常作嫁,唯愿杏花多出墙”,从我与他的交往中,就可清晰地感受到他的这种精神。

t01887b7ba7ea219498.jpg

Chat of Time

谈/天/时/间

1997年,原淮阴师专与原淮阴教院等合并之后,我与湛渠先生成为淮阴师院的同事。非常之巧,我们后来还同住一幢楼。湛渠先生退休前的一段时间,我们常被分在同一时段和相近的教室上课,课前课后我们便有了一些聊天的机会。因为聊得投机,我有时还会到他家坐坐。

湛渠先生是上世纪50年代的南大毕业生,但他们那一代的许多时间都在政治运动中蹉跎过去了。湛渠先生教过中学,文革后才到高校教书,他专攻中国古代文论,因为我搞中国美学史,自然会与他有些共同话题。他退休后,我仍然时常到湛渠先生家里坐坐,与他谈天说地。他的老伴吴老师有时会对我说,她很喜欢我去与湛渠先生聊天。记得我一到湛渠先生家,慈祥敦厚的他总会从书房里走出,然后热情地为我沏茶,他家的茶是上品的……

有段时间,我在写“中国美学史”,这本是寂寞的事,而且加上当时我眼又病了,很难外出,这就使写作的过程变得异常孤独,孤独得有时要发疯,但我仍可以去李先生家。在他家,坐在沙发上,品着清茶,聊着天,我的心中会充满了光亮与温暖。湛渠先生为人忠厚,对后学多有鼓励,而且我们有着共同的话题。我到现在还记得,与湛渠先生聊天时,他脸上总是笑眯眯的……

我的“中国美学史”快写完时,湛渠先生对我说“出来我一定拜读”,——先生说话总十分客气,可没想到我的书出来了,他却走了。后来,我每次经过湛渠先生家时,总有些伤感:湛渠先生再不会从书房里走出来,一副敦厚而慈祥的样子……

QQ截图20180330155916.jpg

 

 

湛渠先生走后的一天,他的夫人吴老师在女儿的搀扶下,上了我的六楼,她把李先生的遗著《中国历代诗歌选释》的文稿交给我,嘱我写个序。我这才知道,湛渠先生生前一直在忙着编写这本书稿。读完书稿,我情不自禁地写下了读后感,权作书序。此书已于2015年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,并受好评。现我把拙序附在后面:

 

[ 序 ]

李湛渠先生上世纪50年代毕业生于南京大学,曾师从罗根泽、周勋初等名师,读书期间,参加过《中国文学理论史》的编写,在那时便萌生了研究中国古代文论的志向。

大学毕业以后,他先后在淮阴地区教研室与中学工作过,这些环境与他的初衷相去甚远,但他研究中国古代文论的志向却没有改变。文革后的1983年,他被调到淮阴教育学院,从事中国古代文学与文论的教学,并负责过《淮阴教育学院学报》的编辑工作。这时他完成了他的《〈文心雕龙〉浅探》。南朝刘勰的《文心雕龙》“体大思精“,周汝昌先生曾把它与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、曹雪芹的《红楼梦》共称为中国文化的三大瑰宝,可想而知《文心雕龙》的价值。李湛渠先生早年就对它着迷,而直到到了淮阴教育学院才有机会把他的专著写出来,这是一部有着自己独到体悟的学术专著,曾被评为淮安市社科一等奖。

1997年,原淮阴师专、淮阴教育学院等合并为淮阴师范学院。我与李湛渠先生成了同事,后来还同住一幢楼,我有时开玩笑:“君住楼之底,我住楼之顶,日日思君能见君,同饮自来水。”湛渠先生为人忠厚,温文尔雅。现在我还记得他那敦厚的体态与和善的笑容……碰巧的是,我们不但住同一幢楼,而且,上课还常常被安排在同一时间,并在相邻的教室,这样我们聊天的机会就多起来了,而且越谈越开心,这样我这个后生就与他成了忘年交。2002年,李湛渠先生退休了,我仍然会到他家与他聊天,直到……

非常让我感动的是,李湛渠先生退休以后,仍然坚持着中国古代文论与文学的研究,我每次去他家,他几乎没有例外地从他的书房出来,然后把我引入客厅……据李先生的夫人吴老师与我讲,他先是在搞中国古代文论研究,后来身体差了,就在他原先古代文学的备课笔记的基础上,开始搞这本《中国历代诗歌选释》,整整花了两年的时间,书稿完成了,他人却走了,留下的是本未及细校的书稿……

我翻阅着李湛渠先生留下的这本《中国历代诗歌选释》感慨万千!这本《中国历代诗歌选释》选了中国历史诗、词、曲共417首,前有“题解“,后有“注释”,中有“今译”——译文也是诗的形式,本身就是很好的白话诗。读着这本书稿,我想到三点:

一是李湛渠先生对中国古代诗歌的热爱。中国是诗的国度,有以美育代宗教的传统,“诗可以兴”,可以陶冶性情,所以传统的中国人精神所系不在天国,而在人间,在大群,在亲朋好友之中,在自然山水之间,在对历史的玩味之中……李湛渠先生的《中国历代诗歌选释》,所选的篇章一是大学教材中所有的,二是他自已增加补充的。“选”本是一种“学”,非常不易,要眼界,要功力,李湛渠先生的《中国历代诗歌选释》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中国历代诗歌选本,汇集着中国历代诗歌的精华。

二、这本书本身也是很见功力的。李湛渠先生对所选的诗,作了“题解““注释”与“今译”,这些“看似寻常最奇崛,成如容易却艰辛”。先生生前,我曾与他开玩笑:“你的教案就是书”——因为他的教案,一笔不苟,有删有增,十分认真,现在人们可以从《中国历代诗歌选释》中,感受到李湛渠先生治学的严谨。

三、李湛渠先生的精神不朽。他对中国古典文学的热爱,他作为一个学人对学术的追求,都可以说达到了“春蚕到死丝不断,留赠他人御风寒”的境界。这本著作,可以说是他生命的延续,是他写给中国古典文学的情书。汤一介先生曾感叹,老一代的优秀学风“昔不至今”。我认为像李先生这样对学术认真负责的精神,真正的学术研究是根本不能缺少的。

前几天,李先生的夫人吴老师,在她女儿的陪伴下,从一楼上了我的六楼,请我为李湛渠先生的《中国历代诗歌选释》写个序,——李湛渠先生的《中国历代诗歌选释》在他生前虽然完稿了,但却没来得及细校,是他的老伴吴老师在他走后毅然地帮助他完成了最后的校对,并把它打印成册。然而,写序之事,岂是藐予小子所能为所敢为?只是杂乱地写点感想,略表对李先生的怀念,对吴老师的敬重。我相信,这本《中国历代诗歌选释》是一个完全可以信赖的关于中国历代诗歌的优秀选本。

 

是的,李湛渠先生已经离开了我们,但他的诗还在,他的书还在,而且,对我来说,他那敦厚慈祥的音容笑貌还在,那沏的上品的茶仍在散着热气,飘着清香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 . 清明前

 

 

投稿邮箱:hazxwsw@163.com

©原创作品  授权发布

(公众号转载须注明出处)

作者单位:淮安区林业局办公室

图文排版:黄美艳

 

电子信箱 | FAQ | 我要留言 | 网站地图 | 关于我们
Copyright ©2013-2014 www.hawszl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| 苏ICP备14038408号-1
主办单位: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        联办单位: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,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,党史办,市志办,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
地址: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: 淮安互联